李淑敏的诗歌作品
2016-06-17 16:50:15
  • 0
  • 2
  • 3

妈妈的花


十天之后

我扔掉了那两株干枯的植物

妈妈曾相信它们会开出

大朵大朵鲜艳的花

卖花的人可能是个高明的骗子

现在妈妈栽花的盆中

只剩下浑浊发臭的绿色的水


清晨

我剪断长满虫子的花的茎叶

想杀死带病的花朵

妈妈脸上浮出忍耐的笑容

六月的日光使她迅速衰老

她无视我破坏者的残忍和恶意

原谅我的手指

手指上并不友好的眼神


她从不怀疑我能保护她的花

以为我将一直爱它们脆弱的蓓蕾


我扔掉了妈妈的花

我扔掉了我自己      



街头的卡拉OK


三轮车上是一个不大的彩色电视机

VCD里放着流行的情歌

年轻的黑衣人陶醉地唱

人们站着或坐着听他们的无所事事和寂寞

听他们的爱情和安宁的生活


星星闪烁  凉风吹过  街头的歌声带来秋天

灯火正走在夜晚橘红色的路上


年轻的黑衣人还在唱

唱我的眼泪


星星闪烁  凉风吹过  街头的歌声带来秋天

灯火正走在夜晚橘红色的路上     




牵在自己手里的缰绳


我就是你说的脱缰的野马

只朝着你的方向驰骋

你说要为我打上鼻环

再为我拴好缰绳

而后把缰绳交给我手里

我得牵住我自己

当忍不住要奔跑的时候

我应该狠狠拽住缰绳

让自己疼

这疼痛不属于你


你也有牵在你手里的

你自己的缰绳

你的疼痛

也不属于我


于是都站在原地

驯服又温柔 



抗拒死亡的诗


很多天后

我一直无法忘记

那个上午的阳光

使他白色的身体

在我的眼里仿佛变成了透明


他应该有七十多岁

在打着缓慢的太极

当时的时间

凝固在他的动作里


我死去的爷爷与他重合了



穿  越


太阳底下风很大往北吹

我把柳絮吸进嘴里

它就在我嗓子眼那跳跃

一阵接一阵

剧烈的干咳

难忍

眼泪出来了

抓住任何一个可以抓住的东西

风继续吹

致命的柳絮

一个突降的诱因

让我在那一瞬间体验到了死亡


正当我咳得喘不过气

一个中年男人

吃着西瓜

执着地反复问我

你知不知道怎么去北太平桥西

我边咳边向他挥手表示我不知

他不停问下去

还有点玩笑式的递我一块滴水的西瓜

我在换气的空当儿断断续续说


我刚才仿佛到过那里

那里很黑


男人愣了片刻

西瓜掉在地上



白色蝙蝠


一只白色的蝙蝠

从暗夜出发

飞在白昼的光中

孤独的骄傲

不被它的王庇护


它患上了要命的白化病

却必须从夜里挣脱

飞向白光

刺热的太阳

烧伤了它的眼睛和皮肤


就是一只白化病蝙蝠

翅膀正在消失

那一处可以藏身的黑色

它已经到达不了

近在眼前的幻觉

加速跌落的毁灭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